蔡小葵

长弧

【农坤】占卜(中)

*emmmm……我发现我真的是起名废……完全是文不对题……
*文随写手一样沙雕
*发现自己其实比较适合写短篇???


农农知道我的打算后,拽住我的衣角,死命把我往回拖,“主人,不许去!你不知道异荒那里的灵兽有多凶猛!”
“再凶猛我也要去试一试,要是拿回了魂灵石,一定可以被召去帝都!”
“为了去帝都你连命都不要了!”农农咬牙切齿道。
我摸了摸他的头,道:“我的心事,跟你说不明白的。”我能替人占卜,却对自己的命数一无所知,我想要为自己勇敢一次。
农农看着我欲言又止。

出了昆仑一路向北,渡过暗水河便是异荒了。踏上暗水河边的乌篷船,我回头看了一眼,巍峨连绵的昆仑一脉只剩下了茫茫白影,像极了画幕上淡淡的一笔,渺渺不似人间。
………………
“前面就是异荒喽!”船夫的声音从船尾传来,我这才回过神来。
等我登上异荒时,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不自量力。异荒灼热的风迎面而来,焦黑的原野苍茫辽阔,乌云黑压压的不见日光,让人头脑发晕。我艰难的挪动步伐,但是踩过败枝的细小声音,竟惊动了正在打盹的蚩雀。
它庞大的身躯燃着火焰倾势而来,只是挥动一下羽翼,我就被掀翻在地。它的利爪一次次袭来,根本不给我喘息的机会。我拼尽全力艰难躲闪着,拔出剑来在它身上添了几道伤口,可是这种小伤口对它根本没有影响,反而让它更愤怒了。
再一次的被它掀翻在地,我摇摇晃晃的想要站起来,可是腿一软,又倒了下去,我突然想农农了,他一个人在家里还好吗?不知道我走之前给他做的桂花糕够不够?他那么调皮,一个人还是不放心他……
蚩雀的火迎面席卷而来,我闭上了眼睛,农农……对不起啊……我可能回不去了……

一秒,两秒,三秒……嗯?怎么回事?我睁开眼,发现一道幽蓝的火焰围着我,把赤红的烈焰统统阻挡在外面。
是农农!他挡在了我的身前。“不要发呆!魂灵石就在蚩雀的翅膀下面!”此时的农农已经用自己的火焰暂时压制住了蚩雀的进攻,他的身躯在晦暗的异荒熠熠生光。
我慢慢靠近蚩雀,果然在它的翅膀下发现了魂灵石,就在我把魂灵石拿到手时,蚩雀突然挣脱了农农的结界,冲我呼啸而来,我下意识的躲闪,农农扑过来,把我搂在怀里,硬生生承受住了蚩雀的一击。
“农农!你没事吧!”我尖叫出声,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农农化成原形,朝蚩雀反扑过去,两只庞大的灵兽厮打在一起,强大的气流将我震开。
随着蚩雀一声哀嚎,它和农农双双倒在地上,炼狱般的异荒突然如死一般寂静,“农农!”我哭着爬到农农身边,蚩雀已经没了气息,农农也受了很重的伤,昏迷不醒。他漂亮的眼睛紧紧闭着,皮毛也被烧的辨不出原来的样子。
农农奄奄一息的趴在我的怀里,一如五百年前的那个晚上。


这一战我们虽然拿回了魂灵石,可是农农也因此受了重伤。他又化作小小的一团,乌黑的皮毛没有一丝完好,皱皱缩缩的样子像我占炉里的一节木炭。
我访遍绛云城的名医,不管是医人的还是医兽的,各种方法试了一遍,就是不见起色。
绾姐姐告诉我,瑶华谷的裴师兄妙手仁心,说不定他有办法。于是我背着农农跋山涉水来到瑶华谷,找到了裴师兄,他查看了农农的伤势后,说:“要医治好也不是没有办法,需要用月灵花的叶尖朝露。”
月灵花在瑶华谷的月灵河边处处可见,可是它的叶尖朝露就不好取了,朝露离开叶片便会蒸发,必须要用冰盅装着带回来,可是那冰盅寒气逼人,常人根本难以捧在手心一个时辰,而
从裴师兄的住处到月灵河要一个半时辰。
按着裴师兄说的方子,我每日赶在太阳出来前来到月灵河边取朝露,然后在捧着冰盅马不停蹄的赶回来,把朝露混着半枝莲的汁液一遍遍擦拭着农农的身体。
一个月后,农农开始慢慢的恢复了,我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。我打算告别裴师兄,便做了一点桂花糕给他,他接过桂花雀,递给我一瓶药瓶,道:“谢谢蔡公子的好意了,这里面是暖身的药物,那冰盅捧着久了会身寒体虚,这个可以缓解。”
“谢谢师兄,日后有缘再见。”我点点头,说。

告别了裴师兄,我背着农农回到了绛云城。
“绾姐姐,我给你带了瑶华谷的首饰!”我回到小铺子里,把农农放在床上,把给绾姐姐的首饰送过去。绾姐姐高兴的多给我和农农织了两件衣裳。
带着衣裳回去,农农还趴在床上休息,一想到他拼死保护我,我心里又涌起莫名的感动。
“农农?”我轻轻唤他,回复我的是一阵低低的鼾声,我笑了笑,不再打扰他。

我从蚩雀手中夺回魂灵石的消息很快传到帝君那里,我终于可以如愿以偿的去帝都洛城了。
这天,我站在洛城威严的宫殿里。
帝君慈祥的看着我:“你就是蔡徐坤?那个战神陈立农拼尽全力也要保护的人?千年前的那一战,难得重明一族还有后人。”
重明一族不是早在千年前就覆灭的灵族吗?战神陈立农?是指农农吗?就在我一头雾水站在原地发懵时,身侧走来一个白色的身影。
白衣素衫,宽带长袖,他站在我面前,松绾的长发顺势垂到地上,眉间朱砂,眼中带笑,他笑吟吟的看着我,躬身施礼,道:“主人。”

emmm感觉好草率啊😂😂没想到玩游戏输了还要码字,这么痛苦的吗?😂😂真的是好基友了

沙雕写手,在线犯蠢

无聊……有没有人能陪我这个过气沙雕写手聊聊天……emmm……突然想起自己其实一开始是想当画手来着的,很喜欢画画,可惜是个手残? 有一个画手梦却有一双码字的手😂😂😂
唉什么时候我也可以像那些太太一样被催着更文呢?(不对我在想什么)感觉没有人催完全不想更新呢……??(被自己蠢哭)
所以啊,我又有理由不更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(其实你真正的目的在这吧,你个戏精)

【农坤】占卜(上)

*沙雕产物(玩游戏输了的惩罚)
*文不对题系列 emmmm
*ooc是我的 甜是农坤的
*应该会分上下两篇 可能会有上中下
*还有好多坑没有填啊啊啊啊,我到底要先更哪个
*第一人称视角  我是坤坤(?)

中州西南昆仑一脉,百里雪山连绵,四季冰封。可若是翻过昆仑的小尧山,就能看到谷底绿意葱郁,云雾缭绕,这个如园林般精致的世外桃源便是绛云城了。这里门派众多,卧虎藏龙,各路小仙,灵兽纷纷选择在此修行。


是夜,隔壁绣坊的绾姐姐来敲我的门,递上一方精致的食盒,“坤坤,我师父前几日去帝都洛城进贡织锦,回来时给绣坊弟子带了一些莲花糕,我留了一些给你。”
我欣喜的接过,谢道:“这么多年我一直一个人生活,多亏了绾姐姐的照顾。”
“我们都是流落到绛云城的孤儿,又一起长大,照顾你是应该的,对了,听说城中天香派正在招收弟子,你要不要……”她话音未落,只听到偏厢房传来一阵响声——“嘭!”我俩吓得一抖。
“谢谢绾姐姐的糕,大概是龟甲烧好了,我得去看看了。”我正好找了个托辞。
看着我身后袅袅的黑烟,绾姐姐的眼里有说不出的复杂:“坤坤,你还是不要再占卜了吧?”
我笑了笑,知道她是在为我着想。

我叫蔡徐坤,在绛云城中经营这家小铺子替人占卜,五金一卦,童叟无欺。不过和其它预知天命的高人不同,我只卜得出凶象,如“午时逢凶,居西南有凶,忌远行”这类卦象,而且卦卦精准,从无差错……
我觉得自己这是天赋异禀,但人们说我这叫命犯煞星,加上我自小孤苦伶仃一人,他们干脆说我是天煞孤星,叫我煞星。
我也想找一个收容我的门派,可是我除了占卜什么也不会。
自懂事起,我就一个人在绛云城,如今已过千年,我对自己的身世依然毫不知情。城里的老人告诉我,帝君有一面三生镜,可以看到万年前发生的事,可我只是一个灵力尚浅的小仙,想要去遥远的帝都见帝君,谈何容易?

向着冒着黑烟的偏厢房走去,看来占炉里的龟甲又被烧烂了。走进偏厢房一看,不出所料,而且烂得很彻底。
屋内一片狼藉,看情况应该是炉火太旺烧到了外面,炉灰落得到处都是,墙壁被熏的一片乌黑,就连农农纯白的皮毛也被熏的黑乎乎的。
我心疼的看着碎成渣的龟甲,这可是若水河千年龟的蜕甲啊。每个月圆之夜,我都会在河边苦苦搜寻,一晚上也不见得能找到一个。
“我只是离开一会儿,让你帮忙照看占炉而已,你说,为什么会这样?”我记不得这是农农第几次把我的龟甲烧坏了。而且最近他也不似从前那般自知过错,乖巧的来讨好我了。这会儿,他倚靠在门边耷拉下脑袋,一副无辜再带点无赖的表情,但是语气中丝毫没有悔过的意思:“主人,我很委屈。”
“龟甲被你烧成这样,你还委屈,该委屈的是我。”
当初捡到农农的时候,他还是只会时不时撒娇地躲在我怀里的白毛小兽。五百年前,我在若水河边捡龟甲,借着月色看到一只浑身湿漉漉的小兽趴在岸边瑟瑟发抖,那时候的农农好像一条小奶狗,乌黑的大眼睛里氤氲着薄薄的雾气,眉心一抹朱砂色,我见犹怜,于是便把他带了回家,他告诉我,他叫陈立农,我叫他农农。
后来小兽在我的照料下身形越来越大,脾气也越来越大,“就算没有烧坏,你也卜不到吉象的!”此时的农农俨然已经忘记了自己刚刚犯了什么错,趴在竹椅上,一脸嘲讽的咬着莲花糕。我不禁悲从中来,人生已经如此艰难,居然还要被一只宠物嘲讽!我当初就应该把他和龟甲一起扔进占炉里。
虽然农农的出现让我的占卜事业愈加曲折,可是我仍觉得自己离不开他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农农是一只会喷火的小兽,他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火焰,这样一来,我占卜时就不用到处去找木炭了——绛云城的植物四季常青,根本不适合拿来烧成木炭,出了绛云城就是冰雪连绵的昆仑,更找不到木炭了。
所以我只好安慰自己,大丈夫能屈能伸,对吧?


其实呢,我也不是不能卜出吉象的。去年绾姐姐生辰时,我帮她卜出过吉卦——她会成为绣坊下一任掌门。可卜完这一卦我累的一连睡了五天,耽误了生意,实在是划不来,所以我很少帮人卜吉卦。
但是这一次不同——一个月前,绛云城发出了告示,由于东海的蛮蛟族侵扰边境,帝君在各地寻找能人异士随行平乱。
蛮蛟一族生活在东海深处,他们天性好战,千年前就曾攻打中州,甚至将重明一族赶尽杀绝。传说重明一族生活在东海的岛屿上,目生双瞳,可以预知天明,曾是中州灵力最强大的种族。
这对我来说是个极好的机会——战争残酷,需要有人能知晓天象,预测吉凶,方能步步为营。只要我能算出出征的吉时,便可以应召前往帝都洛阳了。
眼下是我第十次失败,但打扫完事故现场的我又顽强的打起了精神,,将龟甲放进炉中,坐在炉边静静等待。占卜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在成卦之前,我永远不知道它是什么样的纹路,所以只能慢慢的等。
困意突然无法克制的袭来,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醒来时农农趴在我身侧。
“主人,你终于醒了,你睡了足足三个月,帝君的使者已经要走了……”
不等他说完,我慌忙起身去占炉取卦,我小心翼翼的捧着龟甲,仔细的查看,可是仍然没有占卜到吉象。我不甘心,不顾被烫的通红的手心,捧着滚烫的龟甲一点点的抹着上面的灰尘,心想哪怕是出现一丝纹路也好。

“够了!”农农一把打翻我手里的龟甲。我突然大哭起来:“为什么不叫醒我,我还可以再占一卦的……”我已经一千多岁了,还没有见过自己的家人,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。海上浮舟尚且有岸可以停靠,可我呢?
我匆忙跑到城内,拦住使者的车驾,恳求道:“我能为帝君算出吉卦的,能不能在给我几天时间,求你了。”
使者斜了我一眼,冷笑道:“你以为自己是重明后人啊?别忘了你可是绛云城第一煞星,比起占卜吉卦,我看你去异荒拿回魂灵石还更容易些。”他言下之意,我占出吉卦,跟去异荒拿回魂灵石一样,都是不可能实现的事。
魂灵石,本是帝君神戟上的宝石,有着指引方向的强大神力。千年前的战争中,神戟被折断,魂灵石便落到了异荒,异荒的蚩雀趁乱掠走了魂灵石,由此借着魂灵石的灵力称霸一方,连帝君也难以将它杀害。
对!拿回魂灵石,这未尝不是一个证明自己的办法!我瞬间满血复活,背上尘封已久的剑,决定去异荒拿回魂灵石。

emmmm……我到底在写什么……完全就是被强逼着写的……呜呜呜……生活终于要对我这只小猫下手了。
好像坤坤和农农都没怎么发糖,这篇写的可能比较偏剧情吧,想要多吃点糖的话……emmmmm农坤超话了解一下(ฅ>ω<*ฅ)(想要住大房子啊啊啊啊,想搬家)
(我可能疯了吧哈哈哈哈哈)

可以说是真的了哈哈哈哈

雨治:

恩!

熬煮黑洛酱:

一点粮圈观察,不一定对


哦对了,@维鲁斯特 ←这是我的微博,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!

【农坤】一起养小鲨鱼吧

*算是生贺吧 葵葵生日快乐鸭 永远爱你♡

*陈立农X蔡徐坤
除妖师X未成年鲨鱼妖

*OOC请慎入

*起名废啊啊啊啊

“坤坤,说了多少次了洗澡的时候不许咬浴缸。”陈立农走进浴室关上门,看着在自家浴池里扑腾地正欢乐的那只幼年鲨鱼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“可是我想磨牙。”

小小的鲨鱼还不到一米长,陈立农脱下衣服跨进了浴池,一把就能抱住这小家伙。

“你可不是啮齿类动物,还需要磨牙?”他挑挑眉,伸手抚摸了一下小鲨鱼背上那滑滑的皮肤。

“……谁让你不许我吃小鱼干。”

“所以你嘴痒?”陈立农看着赖在自己怀里耍赖的小鲨鱼,抬手就是一个束缚符咒,硬是把这鲨鱼化成了人形。

变成了少年模样的鲨鱼仗着人类身体手长脚长地挣扎地更厉害了:“干什么陈立农!你要耍流氓吗?!”

“我要一点赡养费不可以吗?”说罢就吻了上去,除妖师大大撬开了小鲨鱼的嘴,伸出舌头在那锋利的鲨鱼牙上舔了一圈,然后结结实实地吻住了他。

陈立农收养这只鲨鱼妖这件事还得从三个月前说起。

那天他追着一只上陆来觅食的两栖海妖到了海边,T市的海边有很多渔船,那只海妖狡猾地钻进了各艘渔船之间,作为除妖师,陈立农是不能伤害普通人类的,眼瞧着就要被那只海妖逃走,不想突然海面上炸出了一大朵水花,那只方才还张牙舞爪的海妖此刻却被晕晕乎乎地炸到了浅海边。

“丑八怪,你怎么能打扰我睡觉呢?”尾随而来的是一只还未成年的CG鲨鱼,娇小的体形让他虽然是鲨鱼这个物种却完全不能引起别人的警惕,反而还有些许可爱。

“虽然你很丑,不过好像很美味的样子,在我回家之前,你就当我的口粮吧。”说罢小鲨鱼就要一口咬住那只已经晕倒在了浅海边的海妖。

这时候陈立农暗叫不好,这只海妖他追了很久了,在除妖榜上这是最近炙手可热的猎物,除妖联盟花了重金悬赏,现在要是被这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鲨鱼给吞了,那他这任务不就算白接了吗?

他赶忙放出了一个追捕咒,凭空抓起了那只海妖收入了自己的怀中。

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小鲨鱼目瞪口呆地看着到嘴的肥肉飞走,他傻愣了一秒,立刻扑腾了起来:“喂喂喂那边的你干什么呢!这可是我抓到的猎物!你还给我!”

他被气的不行,摆动着鱼鳍就冲到了蔡徐坤的脚边,陈立农为了追海妖此刻已经站到了海里,冷冰冰的海浪拍打着他的裤脚。

游到了陈立农脚边的小鲨鱼暗叫不好,这家伙是个除妖师啊,可是一想到自己抓到的口粮被这人给抢走了,还是当着他的面抢的小鲨鱼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要不怎么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呢,他愣是没有逃跑,反而绕着这个除妖师的脚一圈一圈地游,边游边说:“你快把我的口粮还给我。”

“那是我的猎物,小家伙。”

显然是被这只小鲨鱼给逗乐了,他太可爱,饶是见多识广的陈立农也不得不承认这只鲨鱼有着独特的魅力,他蹲了下来,看着这只小鲨鱼停在了他的面前,然后慢慢露出了一个鄙视的微笑。

“你的猎物?那可是我把它打晕的。”

鲨鱼会露出鄙视的笑容?
陈立农觉得这是个很好的问题,可是显然的,这只鲨鱼就是对着自己露出了那样的微笑,你看看他嘴角上扬的弧度,再看看那双眼睛,怎么看这表情都很鄙视。

陈立农叹了口气,看样子这事情不解决这只小东西是不会松口的,他眼珠子一转,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:“这样吧,你看,这只海妖我也很需要,你呢则需要口粮,你来我家,我养着你,你别再跟我抢那只妖怪了好不好?”

“切,你是除妖师,万一我跟你回去你二话不说把我抓起来怎么办?”

“……除妖师也是有职业操守的,我要想捉住你早动手了。”

“你会做龙虾海鲜派吗?”

“会。”

“成交。”

然后小鲨鱼就凭空飞了起来,他伸出鱼鳍在水里画了一个圈圈,一个大大的水泡就浮了起来,然后鲨鱼一头钻进了水泡里,自由自在地游了两圈。

“给我加个隐形符咒呗。”

陈立农就这么把小鲨鱼带回了家,他发现这只小鲨鱼可好养活了,给他吃的,给他水,他就能一个人乖乖地在家呆上一整天,就算带他出门,他也可以躲在加了隐形符咒的水泡泡里,根本不会给他带来麻烦,有时候还能帮助他完成除妖任务。

小鲨鱼名字叫蔡徐坤,他原本住在靠近H市的海边,后来他觉得那里太无聊,就自己一个人慢慢游到了T市这里,按照他的说法,T市的鱼虾比H市的好吃。

“其实那只海妖更好吃,吃了我还能长得快点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蔡徐坤正趴在地毯上啃着龙虾海鲜派。蔡徐坤是CG shark,这种鲨鱼就算不是妖也能在岸上呆不久的时间,而且没有攻击性,可以当宠物养着的,陈立农看着吃得正欢的蔡徐坤,突然想他好像还从来没有养过宠物。

“你还有多久才能化成人形?”陈立农一边收拾着蔡徐坤的碗盘,一边看着在自己身边躲在水泡泡里游来游去的小鲨鱼。

“嗯……你随便给我抓一只上次那种等级的海妖,我吃完就有能力化形了。”

陈立农只花了三秒钟思考这个事情的可能性,然后就果断放弃了,开玩笑,那种等级的海妖都在除妖榜上,他擅自抓回来给这家伙当口粮了那还得了。

不过呢,事实证明,任何事情的可能性都是有很多的,蔡徐坤化人形这个事情嘛,其实也过不了多久就解决了。

那次陈立农带着蔡徐坤出去除妖,本来都一帆风顺的,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那只树妖竟然还有同伴,在陈立农专心致志地将这只树妖压制的时候,眼看就快成功了,另一只树妖张牙舞爪地冲向了陈立农。

蔡徐坤觉得自己的心脏突然被狠狠抓紧了,他根本就没去多想,下意识地就冲到了陈立农的面前,树妖挥舞着他的藤蔓抽打向了自己,还伴随着陈立农惊慌失措的叫声。

“坤坤快躲开!!”

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那只树妖的藤蔓生生抽破了水泡泡,然后一个横扫将小鲨鱼抽到了地上,皮肤上开始漫起火辣辣的疼痛,蔡徐坤疼得厉害,整条鱼尾都蜷缩了起来。眼看着那只树妖又要发狂地攻向陈立农,蔡徐坤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又扑过去牢牢护住了除妖师,这里不是水下,他的动作原本就受限制,现在也放不出多大的大招。一瞬间有什么在的脑子里炸开了,蔡徐坤觉得自己的身体被这个人炙热的体温烧灼着,体内的血液在翻滚。

陈立农终于制服了另一只树妖,他一把将小鲨鱼揽进了怀里,面前的树妖又要开始新一轮的攻击,可是他却还是抱着怀里的小鲨鱼不放手。

怎么能放手呢,绝对不能放手。

然后他看着自己怀里的那条小鲨鱼身上开始泛着淡金色的光芒,很快光芒将二人包裹,一瞬间连树妖都呆了一下,强烈的光芒散去,陈立农看见一金发少年站在了自己面前。

“农农你真是白痴,”他看了一眼面前狼狈不堪的陈立农,少年的身上还有被树妖抽打过后的伤痕,黑色的眸子紧了紧,抬头看向了对面的那只树妖,“打完了回家记得给我做海鲜派。”

然后少年的身上猛地爆发出了黑色的斗气,他裂开了唇角,用那条殷红的舌头舔舐了一下自己锋利的牙齿。

陈立农和蔡徐坤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。

解决了那两只树妖,最近的任务基本全部完成了,水泡泡被树妖抽破,蔡徐坤只好暂时趴在了陈立农的肩头,懒洋洋地打着哈欠。

“农农快点,我要吃海鲜派。”

陈立农一言不发,他把小鲨鱼放在了柔软的地毯上,自从知道蔡徐坤可以在陆上呆不少的时间,他就特意去买了一条法兰绒的毯子,柔软的茸毛很好地保护了蔡徐坤的皮肤。

小鲨鱼在毯子上打了个滚,翻着白花花的肚皮,倒着看厨房里陈立农的背影,香浓的芝士味开始在屋里弥漫开来。

蔡徐坤看着陈立农端着盘子走过来,伸出鱼鳍拍打着毯子,一脸期待。可是男人将盘子放在了茶几上,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着趴在地上的小鲨鱼,小鲨鱼歪头看了看他,扭动着身子就要慢慢挪过去,却被陈立农一个冷冷的眼神制止住了。

“你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吗?”陈立农看着乖乖趴在原地不动的小鲨鱼,觉得自己都快要气炸了,还好这家伙的自我修复能力很强,刚才那些遍布他身体的可怖伤口都已经消失不见了。“……打架?”

结果换来了陈立农的一个狠瞪。
“对不起嘛。”
小鲨鱼可怜兮兮地看着面前的饲主,翻了个身露出了自己最脆弱的白花花的肚皮,他看着陈立农一边扭动着自己的身体:“别生气嘛农农。”一副撒娇求抚摸的可爱样子,看得陈立农饶是再大的气都发不出来了。

他走过去点了点蔡徐坤的小鼻子:“你刚才真的吓死我了。”

“嘿嘿嘿,这不是没事儿了吗?”蔡徐坤身上金光一晃,霎时就又变成了人形,“你看,我还能变成人了诶,这不是一炮双响吗?”

“什么乱比喻,你别转移话题。”陈立农没好生气地拍了一下蔡徐坤的头。

“好啦农农,”蔡徐坤扑腾地蹭进了陈立农的怀里,“别生气,我给你歉礼好不好?”然后就吻住了除妖师。

只愣了一秒钟,除妖师就立刻反客为主,一把将小鲨鱼按在了地上,少年的皮肤很苍白,陈立农紧紧地抱住他,张嘴牢牢吻住了蔡徐坤。

缠绵的一吻过后,陈立农不解气地咬了一口蔡徐坤的嘴唇,看着少年在自己身下笑的懒洋洋的模样,他叹了一口气。

“以后不许胡来了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以后再说呗。

“再胡来你就别想吃海鲜派了。”

“陈立农你虐待小动物!!!”

哎,崽崽又长大了一岁啊(你一个妹妹粉装什么妈妈粉)希望wuli葵葵一直开心快乐下去,越来越好♡
怎么办,还有好多坑没有填,完蛋了啊啊啊啊,不想更新啊啊啊。(评论可以给我动力更新吗)

【农坤】陈总,夫人又生气了①

#不知道起什么文名
#随时都会坑
#主农坤 副皇权富贵 长得俊
#一开始可能有一点点小虐不过肯定是he

正文
那是一个下着大雨的晚上,蔡徐坤发现陈立农守在自己家门口。
他从范丞丞的车上下来,就看到浑身湿漉漉的陈立农,抱着那把心爱的吉他,坐在他家的大门外。

范丞丞在驾驶座上看了看蔡徐坤:“是农农,要不要我……”
“不用了,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,不早了,你先回去吧,路上小心。”蔡徐坤淡淡的笑了笑,目送着范丞丞离去,然后撑着伞走向陈立农。
他一定来很久了,蔡徐坤想。

“坤坤,你回来啦!”陈立农被冻的有些发白的嘴唇,在看到蔡徐坤的一刹那恢复了一点血色。
他从地上一跃而起,献宝一般的那把吉他举到蔡徐坤面前:“坤坤,我答应要给你写歌,今天刚刚写好,我想弹给你听。”
他的表情很激动,却无法掩饰那不安的眼神。
蔡徐坤举着伞,雨下的很大,雨点打在伞面上,发出沉闷的响声, 他就这样子静静的站在离陈立农一米远的地方,一言不发的听陈立农说完。
“农……陈总,已经很晚了,我明天还要赶飞机。”蔡徐坤摇了摇头。

“就十分钟……不,五分钟就好,坤坤,就让我弹一小段好不好?”陈立农料到蔡徐坤会拒绝自己,一只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袖,哀求着。
“陈总,我真的很累……”
“你在跟范丞丞约会对不对!我看到他的车了!”陈立农突然大声打断蔡徐坤的话,“为什么你可以给他一整个晚上,却不肯给我短短五分钟?我在这里等了你一个晚上,我只是……”
他的委屈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蔡徐坤看着陈立农完全湿透的衬衫下微微发颤的身体,心也微微抽痛着。他伸出手,轻轻拨开盖住陈立农眼睛的头发,陈立农的额头冰凉冰凉的,冷的蔡徐坤不着痕迹的缩回了手。

“陈立农,你明明知道,我们已经回不去了,为什么还不肯放手?”蔡徐坤深吸一口气,道。

“坤坤,对不起对不起,我知道我做错了很多事,一直在伤你的心,可是我真的爱你,求求你不要不理我,哪怕你打我骂我都可以……好不好……”陈立农的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,从脸颊留下来, 他绝望的拉着蔡徐坤,哭的惊惶而无助。

雨还在下,蔡徐坤叹了口气,把手中的伞递给陈立农,“你快回去吧,陈总。”

“我不是什么陈总,我只是你的农农,是坤坤一个人的农农,你以前明明最疼我,不管我犯了什么错你都会原谅我的,为什么你现在这么无情……我真的知道错了,我们重新开始可不可以?”陈立农崩溃的坐在地上哭着,雨伞也掉在地上,蔡徐坤僵直的站着,雨很大,很快他也全湿了。

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,谁也没有再开口。
半晌,蔡徐坤听见自己道:“你先起来吧,有什么事进来讲。”

第一次开车。。。写的啥东西我也不知道。
没有剧情系列。字可能有点小了。

【all叶】国家队的国王游戏 2

◎肥肠ooc  私设多如山
◎直播体  【弹幕内容】
◎上一篇戳头像(其实是懒的做链接)
◎雷者左上我谢谢您勒

“好了好了,快快快,洗牌吧,下一局要开始了,都坐好啦。”苏沐橙道。

“孙翔你洗牌。”楚云秀把牌堆推给孙翔。

     【哈哈哈哈哈,我觉得我能笑一年】
     【楼上的坚持住,我已经笑死了】
     【23333333我看着弹幕里的你们也快笑死了】

“哦哦。”孙翔点点头,把牌洗好后放在大家面前。

“我先我先,谁都别跟我抢,我这次一定要抽到。”黄少天抢先一步抽了张牌。

“黄少天你也太不要脸了吧?我都还没抽呢。”方锐连忙抽了张牌,道。

“看见没?这两个都是不要脸的,老叶都还没抽呢。”张佳乐也抽了张牌。

“张佳乐能不能停下你的动作再说话。”王杰希吸取了上一轮的教训,直接抽牌。

      【乐乐这就叫口嫌体正直2333】
      【大眼爸爸双眼一瞪O_o】
      【楼上怕不是粉似黑23333】

“秀秀你快点抽,一会儿就没有好牌了。”苏沐橙对楚云秀道。

“知道了。”楚云秀点头,抽了一张牌。

“轮我了。”李轩道。

喻文州和叶修也抽牌,孙翔抽走了一张牌,然后把最后一张牌递给周泽楷。

“谁是国王?”苏沐橙问道。

“我。”李轩在角落默默的举起了手。

“我靠我靠我靠,竞然又不是我,为什么是李轩,我不服气。”黄少天道。

“黄少天你闭嘴吧你,李轩你可以命令他们做事。”楚云秀说。

“额……那就14号9号和5号演童话剧吧。”李轩道。

“14号5号9号亮牌。”苏沐橙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   【女神笑的好口怕2333】
       【女神是跟修修呆在一起久了变成小心脏了吗哈哈哈哈】
       【陈独秀同学请你坐下,你挡住其他同学了hhhh】

“我靠我靠我靠,你这是什么鬼命令,我是5号,谁是9号和14号?”黄少天道。

“……”周泽楷把牌翻了起来。

“我去,李轩你怎么想的?竟然想到让周泽楷演童话剧,我估计演完了就已经天黑了,哈哈哈哈。”方锐笑。

“那还有一个是谁?”张佳乐问道。

“我。”叶修把牌一翻,道。

      【hhhhh笑喷了】
      【这个阵容也是没谁了233333】
      【我仿佛看到了你们的姨母笑】

“太好了太好了,幸亏有老叶在,那我们要演什么啊?不然就演睡美人好了,我要当王子,老叶当公主,周泽楷你当老巫婆。”黄少天兴奋道。

“不要,我当王子。”周泽楷冷漠的拒绝。

“哈哈哈哎呦卧槽,黄少天你幼稚不幼稚,还睡美人,你这么不演白雪公主呢?”张佳乐笑道。

“哈哈哈哈就是就是,或者也可以老叶当巫婆,周泽楷当睡美人,咱们联盟的脸可不是吹的。”方锐拍拍黄少天的肩膀,道。

“滚滚滚滚滚,老叶才适合当公主,周泽楷就当老巫婆就好了。”黄少天把方锐的手打掉,道。

        【卧槽还有这样的操作】
        【楼上的新来的吧,这时候就该喊黄叶大法好,入教保平安】
        【还有周叶呢,周叶不离】
        【黄叶周叶不都是一家的吗?反正都是all叶23333】
        【all叶的等等我,all叶王道】
        【没有人吃叶all吗?】
        【谁都可以攻,我修必须受】
        【楼上的你不要动,我把橘子树给你挖过来了】

“李轩你说,他们怎么演。”苏沐橙道。

“少天演王子吧,小周演公主,前辈你演巫婆吧,怎么样?”喻文州笑了笑,向叶修提议道。

“唔不错,就这样挺好的,李轩你觉得呢?”叶修点点头,问李轩。

“可以,就按领队说的演吧。”李轩点头道。

“好了好了,准备一下我们就开始了啊,准备录屏哦。”楚云秀道。

      【录屏干嘛,愣着啊】
      【录屏干嘛,愣着啊】
      【录屏干嘛,愣着啊】
      【你们够了233333】

“公主不用穿女装吗?”二愣子孙翔突然开口道。

“…………”周泽楷看向孙翔。

“羊习习你是智障吗?”唐昊嘲笑道。

“滚滚,狗逼唐日天。”孙翔回击道。

“哎,其实我还蛮想看周泽楷女装的。”楚云秀道。

“就是说呢,嗯?叶修,你说是吧?”苏沐橙笑。

“哥才没那么无聊呢,再说了,小周也不会穿女装的。”叶修点了点苏沐橙的脑袋。

“前辈想看……就穿……”周泽楷真诚的看着叶修。

       【啊啊啊啊啊我也想看啊】
       【受到一万点暴击,需要小周的女装救救我】
       【其实我更想看修修女装】
       【楼上的你不是一个人】
       【加一】
   
“好了好了,我们要开始了,谁念旁白?”云叶修咳了咳,道。

“我来吧。”肖时钦道。

“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国家的王后生了一个小公主,国王和王后打算举办一个宴会来庆祝,他们决定邀请女巫来参加,但是他们只邀请了十二个,还有一个没有邀请,没被邀请的心里很不爽,于是就在宴会那天不请自来。”肖时钦照着手机念。

“哦呵呵呵呵,真是太热闹了,这种好事怎么没有邀请我呢?”叶修用手捂着嘴夸张的笑道。

“噗嗤,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也太搞笑了吧!”方锐把水喷了一地。

“你这个坏心眼(心脏)的老巫婆(叶不羞),谁要邀请你!”张佳乐饰演王后。

“就是就是。”巫婆王杰希道。

“哦呵呵呵呵,我坏心眼?好啊,既然我来了,就送给小公主一个大礼物吧。”叶修继续笑。

       【wuli修好萌啊】
       【大眼爸爸你怎么转职了?从魔道学者变成了女巫233333】
       【乐乐毫无违和感哈哈哈哈】

       

终于码完了,好累啊啊啊,下周期中考,下下周地理生物市质检,要请假啊啊啊。考不好就完了啊,保佑我啊。加油加油加油!

[all叶]记一次由叶修生病引发的血案

◎私设有
◎肥肠ooc
◎all叶  雷者左上谢谢
◎直播体

“早上好啊,好久不见啦。”苏沐橙拿着手机,微笑着跟众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 【啊啊啊啊,沐沐女神好。】
         【女神好】
         【太好了,又可以看见我叶神了!】
         【楼上的,醒醒2333333】

“今天有福利哦,带你们深入了解国家队。”苏沐橙冲镜头眨眨眼,随后便走上楼。

          【啊啊啊啊,好激动啊!!】
          【诸君,我好激动!】
          【楼上两位冷静啊啊啊2333】

“嘘,小声点哦。”苏沐橙走到一间房间门口,小心翼翼的推门进去。

床上躺着的是叶修,他整个人都被被子盖的严严实实,缩成一团。苏沐橙走到床边,掀开了被子的一角。

         【我我我……我要死了啊啊啊!!!】
         【麻麻这个人怎么可以怎么可爱!】
         【我需要一个张副队】
         【可爱,想日】
         【楼上的收起你那可怕的想法。】

“叶修,叶修起床了,太阳晒屁股啦!”苏沐橙轻声道。
“唔……沐橙啊……哥再睡会……”叶修眯着眼睛又钻进被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修修太萌了吧!】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我家修修真他妈的可爱,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啊】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楼上的修修是我的!走开走开!】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你们都走开,修修我的!】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修修是全联盟的宝贝!】

“都八点半了,你再不起来一会儿张新杰就来了……”苏沐橙刚说完就听见门口的张新杰咳了一声。
“前辈还没起来?”张新杰走进来,身后跟着黄少天和张佳乐。
“我靠老叶老叶快起来陪我们玩嘛,欸?老叶你怎么这么烫?老叶?老叶你醒醒!你们快去找队医啊,老叶好像发烧了!!”黄少天跑到床边,掀开被子发现叶修脸色潮红,便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什么什么什么!!!我修竟然发烧了!!!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心疼修修……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心疼,为什么我不是医生啊啊啊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修修这样真让人不放心,心疼……】

“我去找队医!”张佳乐叫道,然后转身跑出房间。
“老叶老叶,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,你要是有什么事,我也……啊呸呸呸呸,老叶你肯定不会有事的!张佳乐已经去找队医了,你等等就好了……”黄少天搂着叶修道。
“不就是发烧嘛……又不是什么大病……”叶修笑笑道。
“不许胡说八道!”苏沐橙双眼一瞪,假装生气道。
“好好好。”叶修靠在黄少天怀里舒服的眯了眯眼。
“…………”张新杰推了推眼镜,看着黄少天,一张脸跟韩文清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这算官方发糖吗?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是滴是滴,黄叶大旗举起来。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张副队的眼神好口怕,麻麻我要回家。】
            【看天天得意忘形的样子,一会儿其他人来了就好玩了哈哈哈哈哈】

“现在怎么样了?”张佳乐带着队医还有喻文州和王杰希走进来。
“嘘,你们小声点,已经给前辈贴了退热贴了,现在他已经睡下了。”张新杰转头道。
“嗯。”喻文州点点头,对队医道,“那麻烦你了。”
“不麻烦不麻烦。”队医提着医药箱走到床边,叶修整个人还是缩在黄少天怀里。
“叶神?叶神?”队医轻轻的叫道,叶修动了动,队医小心翼翼的把温度计放进叶修嘴里,让他含着。
“哎哎!前辈……怎么了?”国家队众人都来了,房间显得有点小了。
“唔……我看看,三十七度八,没有烧的太高,吃点药休息休息就好了。”队医拿出温度计,看了看,道。
“那就好。谢谢你了。”肖时钦向队医点点头道。
“有热水吗?先吃点药吧。”队医抬头看向众人。
“我房间里有热水,我去拿。”王杰希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修修好可怜啊啊啊】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修修哪里可怜了?大家都这么造顾他啊,修修是联盟的珍宝】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突然脑补一万字…………嘿嘿嘿】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给楼上的递笔。】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你们……还好修修没事】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本来很担心修修的,被前面的逗笑了23333】

“哎哟卧槽,黄少天你怎么抱着叶修呢!”孙翔才刚刚注意到抱着叶修的黄少天。
“哈哈哈哈哈,嫉妒吧?我怀里的可是老叶!”黄少天一脸自豪道。
“少天,累了吧?去休息一下吧。”喻文州微笑着靠近叶修,道。
“不累不累,谢谢队长了,我可以抱着老叶的。”黄少天抱紧叶修,道。
“没事。”喻文州继续靠近。
“不许碰老叶,谁碰谁是狗!”黄少天道。
“为了叶修狗就狗!”张佳乐叫道,然后从黄少天怀里抱走了叶修,以公主抱的形式。
“啊啊啊啊啊!卧槽!张佳乐你这条狗!把老叶还给我!”黄少天立刻反应过来,叫道。
然而周泽楷比黄少天反应的还快,叶修已经在他怀里了。
王杰希一进门就是这样的场景,他连忙叫道:“该吃药了!”然后大家就都停了下来,王杰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走叶修,叶修已经醒了,被吵醒的。
“吃药。”王杰希道。
叶修乖乖的吃了药,就被旁边的喻文州抱走了。
“啊啊啊,放开我们队长!”方锐扑过来,喻文州连忙闪开,一不小心摔在床上,和叶修。
苏沐橙和楚云秀笑着:“yoyoyoyo~摄像头还没关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啊啊啊啊啊all叶万岁】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喻叶喻叶喻叶】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突然心疼李轩这个直男哈哈哈哈】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我们修修可是天生的弯仔码头233333】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这是all党的胜利啊啊啊】

众人一愣,齐齐扑上床。
苏沐橙和楚云秀互相看了看,便拉着队医出了房间,然后苏沐橙道:“今天就先直播这些,在直播下去,这个直播间会被封的哈哈哈,再见咯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楚云秀:等等,李轩……还在里面?
苏沐橙:哎,春天到了,联盟的男孩子们又到了交朋♂友的季节。

[多cp]你走之后我就活成了你

◎扫墓时候的脑洞
◎ooc注意   私设注意
◎雷者左上谢谢        
◎摸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喻黄】
“本次的全明星赛黄少的表现很精彩啊,特别是最后用喻队从前擅长的战术时,但是很多粉丝都在问黄少是不是病了,怎么没有刷文字泡呢?”

“我……我有点不太舒服……抱歉……先走了……”黄少天低下了头,丢下一句话后连忙离开了。

“哎,瀚文啊,你有没有觉得黄少话少了很多啊,一天都没讲几句话,而且还稳重了许多啊。”
“总觉得喻队走了之后,黄少就越来越像喻队了……整个人都沉默了不少,每天除了训练会出房间,不然都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。”

“而且黄少昨天在食堂还点了秋葵啊!”

“不会吧,真的受刺激了。”

“队长……我乖乖的吃秋葵,再也不胡闹了,你回来好不好……呜呜……”在食堂角落的黄少天,餐盘里有秋葵,黄少天咬着秋葵,泪流满面。           

队长,你看到了吗,我没有把秋葵倒掉……所以,回来好不好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双花】
“不知道孙哲平大神退役后有什么打算啊?”

“……在家里种点花花草草什么的吧……然后……应该会去K市呆一段时间……”孙哲平顿了顿,道。

“是吗?K市确实是个不错的地方啊。”

“嗯。”而且那是他的故乡啊……那个笨蛋……

如果你还在……你不是喜欢种些花草吗?我们退役后两个人就一起种点花花草草,然后可以一起去K市玩玩,还可以一起玩网游……如果你还在……我们还可以领养一个孩子……可惜……没有如果……

“乐乐,我想你了……你……回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韩张】
“韩队今天表现的很好啊,一套技能下去之后竟然选择了后退,没有继续追击落入叶修的圈套。霸图如今的风格也不像以前那样了,开始严谨的研究战术了,能说说看为什么吗?”

“因为……他说战队要改变风格,不能像以前一样,会吃亏。”韩文清看着记者道。

“他是指张新杰副队吗?张副队……”记者似是想到什么,停了下来。

“嗯……”韩文清表情柔和的点点头。

“……真是……太可惜了啊……”记者艰难的开口道。

是啊,太可惜了。

新杰,你说的,我都记住了,战队要改变风格,我做到了,你要我好好照顾自己,我现在一直学你的作息时间,可是……为什么……你还不回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昊翔】
“SB二翔,你他妈的给我起来!你是猪吗?睡了这么久还不起来!”房间里,唐昊抱着孙翔和他的合照,吼道。

…………

“你他妈的起来啊……我……你不是说你比我厉害吗?”

…………

“二翔……我想你了……你以前不是最喜欢我唱歌给你听么,你起来,我唱给你听好不好……还有六个核桃,我再也不跟你抢了……我求求你……起来陪陪我……二翔……”声音渐渐消失,唐昊把捂着嘴失声痛哭。

二翔,起来陪陪我,好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伞修】
“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和沐橙的……还有我们的荣耀……你放心吧。”

“你以为呢?哥可是职业选手。”

您的好友[秋木苏]永不下线
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感觉虐不起来啊。。。哎。。。难道是我玻璃渣吃多了?
清明节快乐。(划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