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小葵

长弧

【农坤】一起养小鲨鱼吧

*算是生贺吧 葵葵生日快乐鸭 永远爱你♡

*陈立农X蔡徐坤
除妖师X未成年鲨鱼妖

*OOC请慎入

*起名废啊啊啊啊

“坤坤,说了多少次了洗澡的时候不许咬浴缸。”陈立农走进浴室关上门,看着在自家浴池里扑腾地正欢乐的那只幼年鲨鱼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“可是我想磨牙。”

小小的鲨鱼还不到一米长,陈立农脱下衣服跨进了浴池,一把就能抱住这小家伙。

“你可不是啮齿类动物,还需要磨牙?”他挑挑眉,伸手抚摸了一下小鲨鱼背上那滑滑的皮肤。

“……谁让你不许我吃小鱼干。”

“所以你嘴痒?”陈立农看着赖在自己怀里耍赖的小鲨鱼,抬手就是一个束缚符咒,硬是把这鲨鱼化成了人形。

变成了少年模样的鲨鱼仗着人类身体手长脚长地挣扎地更厉害了:“干什么陈立农!你要耍流氓吗?!”

“我要一点赡养费不可以吗?”说罢就吻了上去,除妖师大大撬开了小鲨鱼的嘴,伸出舌头在那锋利的鲨鱼牙上舔了一圈,然后结结实实地吻住了他。

陈立农收养这只鲨鱼妖这件事还得从三个月前说起。

那天他追着一只上陆来觅食的两栖海妖到了海边,T市的海边有很多渔船,那只海妖狡猾地钻进了各艘渔船之间,作为除妖师,陈立农是不能伤害普通人类的,眼瞧着就要被那只海妖逃走,不想突然海面上炸出了一大朵水花,那只方才还张牙舞爪的海妖此刻却被晕晕乎乎地炸到了浅海边。

“丑八怪,你怎么能打扰我睡觉呢?”尾随而来的是一只还未成年的CG鲨鱼,娇小的体形让他虽然是鲨鱼这个物种却完全不能引起别人的警惕,反而还有些许可爱。

“虽然你很丑,不过好像很美味的样子,在我回家之前,你就当我的口粮吧。”说罢小鲨鱼就要一口咬住那只已经晕倒在了浅海边的海妖。

这时候陈立农暗叫不好,这只海妖他追了很久了,在除妖榜上这是最近炙手可热的猎物,除妖联盟花了重金悬赏,现在要是被这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鲨鱼给吞了,那他这任务不就算白接了吗?

他赶忙放出了一个追捕咒,凭空抓起了那只海妖收入了自己的怀中。

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小鲨鱼目瞪口呆地看着到嘴的肥肉飞走,他傻愣了一秒,立刻扑腾了起来:“喂喂喂那边的你干什么呢!这可是我抓到的猎物!你还给我!”

他被气的不行,摆动着鱼鳍就冲到了蔡徐坤的脚边,陈立农为了追海妖此刻已经站到了海里,冷冰冰的海浪拍打着他的裤脚。

游到了陈立农脚边的小鲨鱼暗叫不好,这家伙是个除妖师啊,可是一想到自己抓到的口粮被这人给抢走了,还是当着他的面抢的小鲨鱼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要不怎么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呢,他愣是没有逃跑,反而绕着这个除妖师的脚一圈一圈地游,边游边说:“你快把我的口粮还给我。”

“那是我的猎物,小家伙。”

显然是被这只小鲨鱼给逗乐了,他太可爱,饶是见多识广的陈立农也不得不承认这只鲨鱼有着独特的魅力,他蹲了下来,看着这只小鲨鱼停在了他的面前,然后慢慢露出了一个鄙视的微笑。

“你的猎物?那可是我把它打晕的。”

鲨鱼会露出鄙视的笑容?
陈立农觉得这是个很好的问题,可是显然的,这只鲨鱼就是对着自己露出了那样的微笑,你看看他嘴角上扬的弧度,再看看那双眼睛,怎么看这表情都很鄙视。

陈立农叹了口气,看样子这事情不解决这只小东西是不会松口的,他眼珠子一转,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:“这样吧,你看,这只海妖我也很需要,你呢则需要口粮,你来我家,我养着你,你别再跟我抢那只妖怪了好不好?”

“切,你是除妖师,万一我跟你回去你二话不说把我抓起来怎么办?”

“……除妖师也是有职业操守的,我要想捉住你早动手了。”

“你会做龙虾海鲜派吗?”

“会。”

“成交。”

然后小鲨鱼就凭空飞了起来,他伸出鱼鳍在水里画了一个圈圈,一个大大的水泡就浮了起来,然后鲨鱼一头钻进了水泡里,自由自在地游了两圈。

“给我加个隐形符咒呗。”

陈立农就这么把小鲨鱼带回了家,他发现这只小鲨鱼可好养活了,给他吃的,给他水,他就能一个人乖乖地在家呆上一整天,就算带他出门,他也可以躲在加了隐形符咒的水泡泡里,根本不会给他带来麻烦,有时候还能帮助他完成除妖任务。

小鲨鱼名字叫蔡徐坤,他原本住在靠近H市的海边,后来他觉得那里太无聊,就自己一个人慢慢游到了T市这里,按照他的说法,T市的鱼虾比H市的好吃。

“其实那只海妖更好吃,吃了我还能长得快点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蔡徐坤正趴在地毯上啃着龙虾海鲜派。蔡徐坤是CG shark,这种鲨鱼就算不是妖也能在岸上呆不久的时间,而且没有攻击性,可以当宠物养着的,陈立农看着吃得正欢的蔡徐坤,突然想他好像还从来没有养过宠物。

“你还有多久才能化成人形?”陈立农一边收拾着蔡徐坤的碗盘,一边看着在自己身边躲在水泡泡里游来游去的小鲨鱼。

“嗯……你随便给我抓一只上次那种等级的海妖,我吃完就有能力化形了。”

陈立农只花了三秒钟思考这个事情的可能性,然后就果断放弃了,开玩笑,那种等级的海妖都在除妖榜上,他擅自抓回来给这家伙当口粮了那还得了。

不过呢,事实证明,任何事情的可能性都是有很多的,蔡徐坤化人形这个事情嘛,其实也过不了多久就解决了。

那次陈立农带着蔡徐坤出去除妖,本来都一帆风顺的,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那只树妖竟然还有同伴,在陈立农专心致志地将这只树妖压制的时候,眼看就快成功了,另一只树妖张牙舞爪地冲向了陈立农。

蔡徐坤觉得自己的心脏突然被狠狠抓紧了,他根本就没去多想,下意识地就冲到了陈立农的面前,树妖挥舞着他的藤蔓抽打向了自己,还伴随着陈立农惊慌失措的叫声。

“坤坤快躲开!!”

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那只树妖的藤蔓生生抽破了水泡泡,然后一个横扫将小鲨鱼抽到了地上,皮肤上开始漫起火辣辣的疼痛,蔡徐坤疼得厉害,整条鱼尾都蜷缩了起来。眼看着那只树妖又要发狂地攻向陈立农,蔡徐坤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又扑过去牢牢护住了除妖师,这里不是水下,他的动作原本就受限制,现在也放不出多大的大招。一瞬间有什么在的脑子里炸开了,蔡徐坤觉得自己的身体被这个人炙热的体温烧灼着,体内的血液在翻滚。

陈立农终于制服了另一只树妖,他一把将小鲨鱼揽进了怀里,面前的树妖又要开始新一轮的攻击,可是他却还是抱着怀里的小鲨鱼不放手。

怎么能放手呢,绝对不能放手。

然后他看着自己怀里的那条小鲨鱼身上开始泛着淡金色的光芒,很快光芒将二人包裹,一瞬间连树妖都呆了一下,强烈的光芒散去,陈立农看见一金发少年站在了自己面前。

“农农你真是白痴,”他看了一眼面前狼狈不堪的陈立农,少年的身上还有被树妖抽打过后的伤痕,黑色的眸子紧了紧,抬头看向了对面的那只树妖,“打完了回家记得给我做海鲜派。”

然后少年的身上猛地爆发出了黑色的斗气,他裂开了唇角,用那条殷红的舌头舔舐了一下自己锋利的牙齿。

陈立农和蔡徐坤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。

解决了那两只树妖,最近的任务基本全部完成了,水泡泡被树妖抽破,蔡徐坤只好暂时趴在了陈立农的肩头,懒洋洋地打着哈欠。

“农农快点,我要吃海鲜派。”

陈立农一言不发,他把小鲨鱼放在了柔软的地毯上,自从知道蔡徐坤可以在陆上呆不少的时间,他就特意去买了一条法兰绒的毯子,柔软的茸毛很好地保护了蔡徐坤的皮肤。

小鲨鱼在毯子上打了个滚,翻着白花花的肚皮,倒着看厨房里陈立农的背影,香浓的芝士味开始在屋里弥漫开来。

蔡徐坤看着陈立农端着盘子走过来,伸出鱼鳍拍打着毯子,一脸期待。可是男人将盘子放在了茶几上,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着趴在地上的小鲨鱼,小鲨鱼歪头看了看他,扭动着身子就要慢慢挪过去,却被陈立农一个冷冷的眼神制止住了。

“你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吗?”陈立农看着乖乖趴在原地不动的小鲨鱼,觉得自己都快要气炸了,还好这家伙的自我修复能力很强,刚才那些遍布他身体的可怖伤口都已经消失不见了。“……打架?”

结果换来了陈立农的一个狠瞪。
“对不起嘛。”
小鲨鱼可怜兮兮地看着面前的饲主,翻了个身露出了自己最脆弱的白花花的肚皮,他看着陈立农一边扭动着自己的身体:“别生气嘛农农。”一副撒娇求抚摸的可爱样子,看得陈立农饶是再大的气都发不出来了。

他走过去点了点蔡徐坤的小鼻子:“你刚才真的吓死我了。”

“嘿嘿嘿,这不是没事儿了吗?”蔡徐坤身上金光一晃,霎时就又变成了人形,“你看,我还能变成人了诶,这不是一炮双响吗?”

“什么乱比喻,你别转移话题。”陈立农没好生气地拍了一下蔡徐坤的头。

“好啦农农,”蔡徐坤扑腾地蹭进了陈立农的怀里,“别生气,我给你歉礼好不好?”然后就吻住了除妖师。

只愣了一秒钟,除妖师就立刻反客为主,一把将小鲨鱼按在了地上,少年的皮肤很苍白,陈立农紧紧地抱住他,张嘴牢牢吻住了蔡徐坤。

缠绵的一吻过后,陈立农不解气地咬了一口蔡徐坤的嘴唇,看着少年在自己身下笑的懒洋洋的模样,他叹了一口气。

“以后不许胡来了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以后再说呗。

“再胡来你就别想吃海鲜派了。”

“陈立农你虐待小动物!!!”

哎,崽崽又长大了一岁啊(你一个妹妹粉装什么妈妈粉)希望wuli葵葵一直开心快乐下去,越来越好♡
怎么办,还有好多坑没有填,完蛋了啊啊啊啊,不想更新啊啊啊。(评论可以给我动力更新吗)

评论(6)

热度(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