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小葵

长弧

【农坤】占卜(上)

*沙雕产物(玩游戏输了的惩罚)
*文不对题系列 emmmm
*ooc是我的 甜是农坤的
*应该会分上下两篇 可能会有上中下
*还有好多坑没有填啊啊啊啊,我到底要先更哪个
*第一人称视角  我是坤坤(?)

中州西南昆仑一脉,百里雪山连绵,四季冰封。可若是翻过昆仑的小尧山,就能看到谷底绿意葱郁,云雾缭绕,这个如园林般精致的世外桃源便是绛云城了。这里门派众多,卧虎藏龙,各路小仙,灵兽纷纷选择在此修行。


是夜,隔壁绣坊的绾姐姐来敲我的门,递上一方精致的食盒,“坤坤,我师父前几日去帝都洛城进贡织锦,回来时给绣坊弟子带了一些莲花糕,我留了一些给你。”
我欣喜的接过,谢道:“这么多年我一直一个人生活,多亏了绾姐姐的照顾。”
“我们都是流落到绛云城的孤儿,又一起长大,照顾你是应该的,对了,听说城中天香派正在招收弟子,你要不要……”她话音未落,只听到偏厢房传来一阵响声——“嘭!”我俩吓得一抖。
“谢谢绾姐姐的糕,大概是龟甲烧好了,我得去看看了。”我正好找了个托辞。
看着我身后袅袅的黑烟,绾姐姐的眼里有说不出的复杂:“坤坤,你还是不要再占卜了吧?”
我笑了笑,知道她是在为我着想。

我叫蔡徐坤,在绛云城中经营这家小铺子替人占卜,五金一卦,童叟无欺。不过和其它预知天命的高人不同,我只卜得出凶象,如“午时逢凶,居西南有凶,忌远行”这类卦象,而且卦卦精准,从无差错……
我觉得自己这是天赋异禀,但人们说我这叫命犯煞星,加上我自小孤苦伶仃一人,他们干脆说我是天煞孤星,叫我煞星。
我也想找一个收容我的门派,可是我除了占卜什么也不会。
自懂事起,我就一个人在绛云城,如今已过千年,我对自己的身世依然毫不知情。城里的老人告诉我,帝君有一面三生镜,可以看到万年前发生的事,可我只是一个灵力尚浅的小仙,想要去遥远的帝都见帝君,谈何容易?

向着冒着黑烟的偏厢房走去,看来占炉里的龟甲又被烧烂了。走进偏厢房一看,不出所料,而且烂得很彻底。
屋内一片狼藉,看情况应该是炉火太旺烧到了外面,炉灰落得到处都是,墙壁被熏的一片乌黑,就连农农纯白的皮毛也被熏的黑乎乎的。
我心疼的看着碎成渣的龟甲,这可是若水河千年龟的蜕甲啊。每个月圆之夜,我都会在河边苦苦搜寻,一晚上也不见得能找到一个。
“我只是离开一会儿,让你帮忙照看占炉而已,你说,为什么会这样?”我记不得这是农农第几次把我的龟甲烧坏了。而且最近他也不似从前那般自知过错,乖巧的来讨好我了。这会儿,他倚靠在门边耷拉下脑袋,一副无辜再带点无赖的表情,但是语气中丝毫没有悔过的意思:“主人,我很委屈。”
“龟甲被你烧成这样,你还委屈,该委屈的是我。”
当初捡到农农的时候,他还是只会时不时撒娇地躲在我怀里的白毛小兽。五百年前,我在若水河边捡龟甲,借着月色看到一只浑身湿漉漉的小兽趴在岸边瑟瑟发抖,那时候的农农好像一条小奶狗,乌黑的大眼睛里氤氲着薄薄的雾气,眉心一抹朱砂色,我见犹怜,于是便把他带了回家,他告诉我,他叫陈立农,我叫他农农。
后来小兽在我的照料下身形越来越大,脾气也越来越大,“就算没有烧坏,你也卜不到吉象的!”此时的农农俨然已经忘记了自己刚刚犯了什么错,趴在竹椅上,一脸嘲讽的咬着莲花糕。我不禁悲从中来,人生已经如此艰难,居然还要被一只宠物嘲讽!我当初就应该把他和龟甲一起扔进占炉里。
虽然农农的出现让我的占卜事业愈加曲折,可是我仍觉得自己离不开他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农农是一只会喷火的小兽,他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火焰,这样一来,我占卜时就不用到处去找木炭了——绛云城的植物四季常青,根本不适合拿来烧成木炭,出了绛云城就是冰雪连绵的昆仑,更找不到木炭了。
所以我只好安慰自己,大丈夫能屈能伸,对吧?


其实呢,我也不是不能卜出吉象的。去年绾姐姐生辰时,我帮她卜出过吉卦——她会成为绣坊下一任掌门。可卜完这一卦我累的一连睡了五天,耽误了生意,实在是划不来,所以我很少帮人卜吉卦。
但是这一次不同——一个月前,绛云城发出了告示,由于东海的蛮蛟族侵扰边境,帝君在各地寻找能人异士随行平乱。
蛮蛟一族生活在东海深处,他们天性好战,千年前就曾攻打中州,甚至将重明一族赶尽杀绝。传说重明一族生活在东海的岛屿上,目生双瞳,可以预知天明,曾是中州灵力最强大的种族。
这对我来说是个极好的机会——战争残酷,需要有人能知晓天象,预测吉凶,方能步步为营。只要我能算出出征的吉时,便可以应召前往帝都洛阳了。
眼下是我第十次失败,但打扫完事故现场的我又顽强的打起了精神,,将龟甲放进炉中,坐在炉边静静等待。占卜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在成卦之前,我永远不知道它是什么样的纹路,所以只能慢慢的等。
困意突然无法克制的袭来,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醒来时农农趴在我身侧。
“主人,你终于醒了,你睡了足足三个月,帝君的使者已经要走了……”
不等他说完,我慌忙起身去占炉取卦,我小心翼翼的捧着龟甲,仔细的查看,可是仍然没有占卜到吉象。我不甘心,不顾被烫的通红的手心,捧着滚烫的龟甲一点点的抹着上面的灰尘,心想哪怕是出现一丝纹路也好。

“够了!”农农一把打翻我手里的龟甲。我突然大哭起来:“为什么不叫醒我,我还可以再占一卦的……”我已经一千多岁了,还没有见过自己的家人,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。海上浮舟尚且有岸可以停靠,可我呢?
我匆忙跑到城内,拦住使者的车驾,恳求道:“我能为帝君算出吉卦的,能不能在给我几天时间,求你了。”
使者斜了我一眼,冷笑道:“你以为自己是重明后人啊?别忘了你可是绛云城第一煞星,比起占卜吉卦,我看你去异荒拿回魂灵石还更容易些。”他言下之意,我占出吉卦,跟去异荒拿回魂灵石一样,都是不可能实现的事。
魂灵石,本是帝君神戟上的宝石,有着指引方向的强大神力。千年前的战争中,神戟被折断,魂灵石便落到了异荒,异荒的蚩雀趁乱掠走了魂灵石,由此借着魂灵石的灵力称霸一方,连帝君也难以将它杀害。
对!拿回魂灵石,这未尝不是一个证明自己的办法!我瞬间满血复活,背上尘封已久的剑,决定去异荒拿回魂灵石。

emmmm……我到底在写什么……完全就是被强逼着写的……呜呜呜……生活终于要对我这只小猫下手了。
好像坤坤和农农都没怎么发糖,这篇写的可能比较偏剧情吧,想要多吃点糖的话……emmmmm农坤超话了解一下(ฅ>ω<*ฅ)(想要住大房子啊啊啊啊,想搬家)
(我可能疯了吧哈哈哈哈哈)

评论

热度(7)